©居山海以北 | Powered by LOFTER

[朱白]冬天怎样才能起床呢

一发完的甜饼。 
 
 

一抹光溜到房间里,落到朱先生的脸上。今天朱先生先醒了。 
现在还不是很晚。朱先生想。 
冬天实在太冷,被窝简直是人间天堂。 
朱先生侧身搂住快把腿架在他身上的白先生,他轻轻叹口气,小孩儿太不安分了。 

白先生,不,可以说是一只冬眠的小熊,还睡得挺熟,无意识地用下巴蹭着他哥的肩.

朱先生没了睡意,开始盯着白先生瞧。 
然后一段时间的安静。 
该起了。朱先生又想。 

于是他伸手揉了揉白先生的头发。白先生有点儿自来卷,头发蓬松松总像是毛茸茸的小动物。 
现在真的很像小熊。朱先生在心里悄悄说着。 

半晌,白先生没给反应。 

小白。朱先生喊他。 

还是没有动静。 

起来了,小白。 

被子里的白先生哼哼了两声。 
好吧,一点儿办法没有。他握住白先生的手,不停的戳。  
哥。白先生出声了。 
哎。朱先生应他。 
现在几点了? 
九点多了。 
我还不想起。白先生有些撒娇的意味。  
那我先起来了。朱先生假装决绝。 

别嘛,哥,我们一起。白先生不同意,又紧紧抓住了他哥的手。 

那你起来呀。朱先生笑着说。 
嗯———— 白先生拖了长长的尾音。 
我马上就起。 
然后又是一段时间的安静,朱先生怀疑白先生睡着了。

老白同志。朱先生拍拍他弟屁股。 

哎。白先生叽哩咕噜地回他。 

起来呀。 
嗯。 
你快点儿呀。 
嗯嗯。 
白宇。朱先生小小声地喊他的名字。 
你不起我就真走..... 
白先生拿手堵住了他哥的嘴。 
朱先生看着眼睛都没睁的白先生,没法说话了,他舔了舔覆在唇上的手心。 
白先生倏地睁开眼睛。  
哥。白先生把手放下。 
你讲不讲道理,怎么还舔我。 
谁不讲道理。朱先生捏捏他的脸。 
白先生抬头望着朱先生的眼睛,那里面亮晶晶地盛着一个他。他忽然没由来的有些心跳加快。 
哎呀。白先生想,这恋爱谈得,真是越谈越回去了。

朱先生眨巴眼睛看他,白先生有些受不住,凑过去亲了他哥一口。  
朱先生笑眯眯地亲回去,他啄啄白先生的嘴角,又吻了他的眼睛。 
白先生有一双很勾人的眼睛,不像朱先生的桃花眼那么深邃,里面也没有装入一整个星河宇宙,可现在、这里刚好只剩下一个朱先生。 
好吧,朱先生也有些心跳加快。 
两颗扑通的心此时正叠在一块。  
 

哥。白先生喊他。 
嗯。 
好爱你哦。  
嗯。朱先生笑着慢慢拨开白先生的刘海,亲了亲他的额头。 
宝。 
哎。 
要说当时白先生嫌这称呼太过肉麻,总不适应,现在也答应得自然无比。习惯真令人可怕呀,唉。 

朱先生又吻了吻他的脸颊,然后是耳朵,低低地喊了声小白。 
白先生耳朵红了。 
行了行了,哥。 

白先生真受不了了,他都快熟了。 
我起床,马上就起。 
那今天想吃什么? 
面吧,可不可以啊朱老师。 
好。谁能拒绝他呀,朱先生想。 
 
朱先生思绪又轻悠悠飘到和白先生初识的那三个月,那时候的他们名不见经传,相逢于微时。两个小演员一起从初春过到盛夏,每天早晨在影视城的面馆里边吸溜面条,嗯——其实是白先生一个人吸溜,朱先生吃东西向来比较安静。 
坐在对面的白先生刚从床上被朱先生提溜起来吃早饭,顶着一头乱毛,有点儿懵。他吃面间隙还抬起头来和朱先生聊天,红润的唇,一圈小胡子,宽宽的渔夫帽沿下一双眼总笑得眯起,像一只大型流氓兔。朱先生心动得不行不行。 
他突然注意到白先生有些独特的抓筷子姿势。

白宇。朱先生开口问。 
你怎么这样拿筷子?  
这个呀。白先生笑笑,很大方地承认了。 
我妈说我小时候就这样,她不舍得打我手叫我改,就一直这样儿了。他解释着。  
朱先生听着便笑起来。  
怪不得,朱先生想,谁舍得骂这样一个可爱的人啊。 
嗯,可爱,这已经是朱先生很多次这么想了。 
其实最开始,朱先生也觉得拿可爱来描述一个同性不大合适,还是个一米八三的西北糙汉。 
可是,真的很可爱啊,朱先生在心里叹气。

 
吃了糖以后亮晶晶的嘴巴很可爱。 
刚睡醒时翘起的软乎乎的头发很可爱。 
拍戏时逗他、却自己红了的脖子很可爱。 
一起吃红汤火锅,不停的打嗝很可爱。 
跟在他身边,喊着“哥哥”很可爱。  
不好意思的时候用手捂住脸也很可爱。 
......  
 
 

完蛋了。朱先生想。 

我好像,喜欢他。  
 
 
哥。 
朱先生回过神来。 

哥哥你想啥呢?白先生问。 

想......朱先生思考着。这要怎么说呀,唉。 

朱先生只好望着白先生,白先生摸摸自己的胡子。 

哦。  

我知道了。白先生想到了什么。 

我也喜欢你。 
朱先生听见白先生这样说。 

砰、砰、砰。这是朱先生听见自己的心跳。  
哎。 
 
 
白先生笑得很开心,他起身抱住朱先生,用头轻轻蹭他的脖子。 

白宇。 
干啥? 

白先生停住动作,整个人靠着他哥身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绕着朱先生的发尾。 

朱先生没有说话,双手环住白先生的腰。 

哥哥。白先生同他对视。 
你刚那表情我见过太多次了,根本都不用猜。白先生得意地昂昂头。  
是么。朱先生挠挠他下巴,笑出声。  
好像小猫,朱先生心里想。 

小白

嗯。 

朱先生亲亲他。 

起床吧。  
好————白先生又拖了长长的尾音。 
这次真的起床啦。 
 
哎,冬天好冷,适合在被窝里谈恋爱,适合在床上接吻。 

适合——  

适合爱你。 

好吧,其实不只在冬天爱你。 
 
睁眼刚看见你,喜欢就溢满胸腔,携着暖意从心中落到眼里。 
只圈住你一个人。 
 

早上好.

标签:朱白
热度: 87 评论: 12
评论(12)
热度(8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山高水长各自且去,大千红尘总有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