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山海以北 | Powered by LOFTER

[朱白]暗恋时刻

一些双向暗恋的心路历程(大概



01

春夏之交的车墩充斥酷暑气息。

偏偏朱一龙身边还多了个小太阳般的存在。这位认识不算久的同事热情、开朗、活泼,轰轰烈烈裹着一阵风越过朱一龙划定的内心防线,安全着陆。


要说在化妆间见的第一面,朱一龙确实没看出来蓄着须的白宇还小他两岁。他们互通姓名,不尴不尬地客套握手,一声朱老师白老师叫得到像老艺术家见面问好。

转折出现在白宇知道朱一龙的年龄后。他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开口说:

“你29了?我天你比我大呀,那、那我……”

他停顿一下,又继续:

“我得喊你一声哥啊,是吧。”

“我龙哥儿。”

朱一龙没说话,望着他点点头。


白宇也不光只喊他“龙哥”,时不时会夹几句“哥”和“哥哥”。这种情况一般在他有求于朱一龙的时候,譬如想他掰手腕放点水、打游戏让让他,又或者是要朱一龙在平衡车上和他玩比蹲下。

幼稚。

朱一龙在心里立下评判。

接着不可控制的冒出一个想法:

他是在撒娇吗?

或许吧。


02

白宇还不爱吃早饭。

头天晚上刚拍完沈巍在马路上捡到胃疼的赵云澜,今天朱一龙就在片场角落找到缩成一团的白宇。

他把头埋在臂弯里,蜷起身子蹲在休息椅旁,能听到他轻微的吸气声。

“白宇?”

闻言白宇抬起头,眼眶周围泛红,眉毛还耷拉着,却勉强弯了弯嘴角。

“龙哥?我这没事儿,老胃病了……一会儿就能好。”

朱一龙快步走过来,搂着把白宇按在椅子上坐好。

“吃药了吗?”

“还没,刚打电话给我助理了。”

“早上吃了没有?”

“嗯……没有。”

朱一龙一时无话可说。

好在没多久,助理终于赶过来。小姑娘拎着一盒药和一瓶水,瞧见朱一龙喊了声朱老师好。朱一龙应过,对她说:

“把这些给我吧,你去帮白宇给导演请一天假。”

助理说好,没等白宇一个“别”字说出口就走了。

“哥”

白宇喊他。

“不至于吧。”

朱一龙边拧开瓶盖边盯着白宇发白的脸,又拆开药盒对着说明书拿下两片药递送到白宇手里。

“药吃了,待会送你回酒店。”

白宇撇撇嘴:“行吧”


快走到房门口,朱一龙没理由再待下去,那瓶矿泉水被他捏得隐隐作响。

他其实想陪白宇进房,看他安心躺下,直到胃疼不去纠缠他,而这期间他可以替白宇掩好被角,准备时刻温热的一杯水,甚至在一旁坐着陪上好久。可这不符合正常的交友范围:他们不过相识一个月,顶多算关系亲密的同事。

同时他在心里问自己,假使换成别人头疼感冒生病,他会不会像这样急切地盼着他好?

眼下他没时间思考,此题暂时归为无解。

胸口中存储的话涌上喉头,几次抵着舌尖要翻滚出。

最后他也只开口叫了白宇的名字。

走在前面的人回头望他,用眼神表达疑惑。

“你……我明天带你去吃早饭吧?”

“你请我啊,龙哥儿?”

“……嗯。”朱一龙眨眨眼。

白宇没想到朱一龙答得这么干脆,不自觉挠挠头发,打开了房门。他手长腿长,倚在门上,双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还在冲朱一龙笑。


“谢谢啊,哥。”



03

第二天早上七点,手机闹钟按时响起。

啪,被关掉。

7:05。啪。

7:10。

床上的人微微坐起,好像是在考虑把手机丢出去的可行性,忽然他瞥见屏幕上“吃早饭”的提醒。

啊,清醒了。朱一龙解锁屏幕给白宇发消息。


ZYLooooog:你起床了吗?


等到他洗漱一通换好衣服以后,信息栏半点动静也没有。

看来是还没起。

朱一龙犹豫一小会,决定亲自去对面喊人。


咚。

咚咚。


他耐心的敲门。

半晌屋内传来脚步声,嗒,门开了。

白宇揉着眼看向来人,明显没睡醒的样子。

“……早上好,哥哥。”

他的嗓子有些哑。

朱一龙正打算回他一句问好,白宇转身就往回走,光着脚飘忽着身子钻进被窝。

……还在梦里啊。

能跟进去吗?朱一龙想。

他小心翼翼迈着步子,走到一半意识到行为上似乎有些,奇怪。朱一龙暗暗叹口气。


白宇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只留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外。房间里很安静,他们的呼吸声彼此交错。

朱一龙试探着伸手,摸了摸白宇的头,蓬松的头发打着卷儿拂过他的手心。

“白宇?”

没人应他。

“白宇,起床了。”

睡迷糊的哼哼了两声,朱一龙讪讪收回手。

“起床了好不好,小白?”

“……嗯……不要。”

朱一龙耳根染上一抹绯色。

“……不想起床……”

白宇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轻飘飘像踩在棉花上。朱一龙听到忍不住咳了下,一阵热意窜上脸颊。

这怎么办才好?

他轻轻拍了拍那团被子,附身揭开一角拍白宇闷得难受。那人闭着眼,嘴唇开开合合,小声嘟嚷着什么,朱一龙凑过去听。

“龙……龙哥儿……”

朱一龙低低地应他。

“起床了好不好,我们一起吃早饭。”

安静了几秒,白宇突然睁开眼。


“哥?”

“诶。”

“……你一直在这儿?”

“嗯。”


他登时抓住被子罩过头顶,心砰砰跳。

我靠不是吧。他哥在这儿喊半天了,他以为做梦呢,还有叫早服务我天。


“龙哥……你等我十分钟”

“行。”


朱一龙走时关上房门。



04

现在八点,太阳早探出头,蒸出丝丝热意,路旁树枝低垂下叶子,剪开一地细碎的光,他们走在面馆的路上。

白宇其实还没有睡醒,昨天晚上又同胃疼斗争了大半夜才昏沉睡去,多少有点儿迷糊,等跟着朱一龙到了面馆才想起来他们没商量吃啥。

面啊,吃面自然是好,他一万个乐意,可朱一龙为什么一句话没问就领着他来了面馆呢?

可能也是个狂热面食爱好者吧。

白宇不清醒的脑子里只闪过这么个答案。

等到两碗面上桌,腾腾热气夹着香味儿熏过白宇的脸,他才眨眨眼,拿起筷子专心吸溜起面条儿。


朱一龙坐他对面,看他软乎乎垂下的刘海,看他一双带着湿意的眼睛,看他沾上面条儿晶亮的唇……

嗯,面馆里好像有点热。他想。

白宇意识到不太对劲儿,抬头去看朱一龙,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哥。”

白宇喊他。

“你干啥呢?”

“昂……我在等面凉下来,太烫了。”

白宇点点头,继续嗦面。

朱一龙垂下眼,缓缓吐出一口气。忽地余光扫过白宇的手,闷闷的笑了一声。

之前在剧组一起吃盒饭的时候,他就很想问白宇了:他抓筷子的姿势是怎么一回事儿?

白宇听见他笑,便又抬起头。

“怎么了?”

“你……”朱一龙拿起自己的筷子,学着他翘起食指。

白宇瞧他这样也笑出声。

“哥,这别学我。”他说,“这不是啥好习惯。”

“你小时候没因为这样……”朱一龙摇摇自己的右手,“被家里人打手?”

“就因为没挨打,所以才,昂。”

他低头挑起一口面塞到嘴里。

朱一龙尝试了一下,非常失败。

“你这个,还是有点厉害的。”朱一龙说。

白宇鼓着腮帮子没法说话,望着朱一龙笑完弯了一双眼。


05

白宇是发现了的,朱一龙有时候会悄悄偷拍他。

这个“悄悄”也没有多么隐晦。

在他们下了戏,一块儿躺在休息椅上,白宇合眼时,身旁传来细小动静。

他默念,一秒、两秒、三秒……

数到第十秒,轻轻睁开眼,余光里朱一龙捧着手机,小小一方屏幕里装着个睡着的人影。


在好多个这样闭上眼的瞬间里,白宇会回想,他想起开机时烟雾缭绕中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那真的是很漂亮的一双眼,而后来这眼里总会盛着一个他自己,在望向他时微微弯起来。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心口发烫,气血翻涌,他只好插科打诨地去逗朱一龙,试图让气氛,也可能只是他内心的气氛正常下来。

渐渐的,这些尝试好像都不管用了。

譬如现在,朱一龙举着手机在他面前停留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快要装不下去。


退让吗?妥协吗?

他不知道。


就如同朱一龙不清楚自己要试探白宇是不是在装睡的目的一样。


06

一些东西在无声中潜滋暗长。

他想,等到那些枝丫四处延展,将整个胸腔填满,堪堪溢出的时候—

他便去告诉他,那个声势浩大的秘密。


“我喜欢你。”



end.




maybe后续会写表白(








标签:朱白
热度: 60 评论: 4
评论(4)
热度(6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山高水长各自且去,大千红尘总有相遇。